如果阅读实体书是一场仪式,那《S.》一定是最虔诚的那一个

特伦 2017-04-03 23:27:02
硬件是玩具,软件是游戏

(本文无剧透,可放心阅读)

在拥有了自己的 Kindle 之后,除了一些绘本和画册,我几乎很少再购入纸质书。一来我喜欢 Kindle 的便捷小巧,乐于追崇无纸化,二来 Kindle 的阅读体验已经足够舒适地让我长时间阅读,甚至翻页的舒适度很明显是大于纸质书的。

但不得不说,可以捧在手里的纸质书仍然会有不少电子书无法比拟的特点,在长久以来人类对书籍的痴迷中,纸质书的排版与形式不断变化演进,人们对它的着迷或归于理性,或归于感性,但无可否认的是,阅读这种行为确实是有一定的仪式感的。

在电子设备泛滥的今天,《S.》似乎是代表纸质书带来的一次反击。在中文版出版以前,这本书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相当多的追捧者,即便是有语言不通的障碍,许多粉丝也通过种种渠道购入原版,动用词典和笔记来进行这一场「阅读仪式」。而《S.》中文版的发行方为中信出版社,据说对原版进行了很高程度的还原,也让很多喜欢《S.》的人终于可以在无障碍的情况下阅读这本书。

只有纸质书能带来的形式感

《S.》这本书有着独有的形式,它们营造出了这样一本「借阅用书」的氛围。


实际上抛开《S.》独有的书本形式来说,它本身的结构就是一个奇特的「书中书」。而包含在厚实的书皮中的,是一本有十章左右的中长篇小说《忒修斯之船》,而在书本之上,有着相当多的其他人在书上的笔记附注,此外还随书附带了二十几个信件、明信片、复印稿的资料——这些东西整个加起来才构成了这一本《S.》的全部。

于是,当你打开这一本《S.》,你所要读到的不光是书中书《忒修斯之船》,而书中各处的附注笔记和资料文件则是这本书的前借阅者们所留下的,依据这些笔记和资料,你将可以慢慢拼凑出一整个故事,从而去解开书中真正的秘密。

书中所附的手写笔记
明信片资料
有待破解的密码盘
餐巾纸上绘制的地图


什么是忒修斯之船?

在阅读《S.》的过程中,你应该首先阅读的自然是这本书中书的「本体」——《忒修斯之船》,在第一遍阅读的过程中,只需要看印刷体本身和下面的译者注就可以了(对,这本书需要阅读很多遍才能逐渐明朗)。

实际上,「忒修斯之船」本身是一个经典的哲学问题,又被称为「忒修斯悖论」。简单说明就是: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来自维基百科)这个悖论与著名的「赫拉克利特之河」相似,即一个人是否能踏入两次同一条河流,也是在讨论物体的同一性。

当一个物体的构成元素被慢慢置换,它还是原来的它吗?

书中,失忆的主人公莫名其妙被带上一艘神秘的船,船员诡异的行为和不知目的的航行让剧情扑朔迷离。而书中书的作者石察卡也在写完《忒修斯之船》后不知所踪,书里的译者在书中留下了大量略显繁复的编著,也让本书谜团丛丛。而书中附上的笔记,正是借阅者通过借阅和交换笔记的形式在书中留下的破解谜团的痕迹。

阅读《S.》是一个挑战

不得不说,《S.》并不好读,形式和故事本身都让它充满了隐喻和晦涩。在第一遍读完《忒修斯之船》本体的时候,我几乎是崩溃的。故事本身主人公的命运与忒修斯悖论相隐喻,阅读的过程枯燥且漫长,但当阅读第二遍根据书中的笔记进行整理时才终于能够渐入佳境。

书中不同的笔记和资料都有出现的先后顺序,据说这些手写体都是出版社特别招募了写字者进行海选而写出的。这些笔记需要读者自己观察和进行前后推敲来判断笔记的不同时期和先后关系,再加上数量巨大,整理和解谜都需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网络上《S.》的爱好者也纷纷晒出自己在阅读时做笔记的笔记本,以及在书中插入的种种标注,这让《S.》的阅读过程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参与感。

当我们阅读实体书时,我们在读什么

有一句话说,阅读就是在和作者对话。

但阅读《S.》的过程,可能不是在和作者对话。胜在实体书的形式感,作者通过一系列的情节与道具设置创造了一个极具代入感的坏境,你仿佛也正是一个在偶然巧合下得到这本书的借阅者,通过自己的一步步解谜慢慢发现了书中的秘密。

上一次又这样的体验,很可能是十几年前的「冒险小虎队」系列了吧(笑)。虽然只是写给青少年儿童的读物,但书中独创的解密卡和小道具提升了阅读的参与感,当时在青少年中获得了不少的追捧。而这样的参与感,现在大概也只有实体书才能够做到。

之于《S.》,有人说他流于形式,但在电子设备占据普通人大部分时间的今天,拥有这样沉浸的阅读体验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一件事。

人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